梦幻诛仙游戏名字|梦幻诛仙无限元宝版GM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同事变爱侣
同事变爱侣

同事变爱侣

酒店餐厅内,美霞正气急败坏地翻着公事包,我焦急地等待着,客人们也正呆看着我们。
  「怎么没有的,不会是没带来的吧!」
  美霞仍努力地寻找着合约,客人已有点不耐烦地看着手錶,「黄先生,怎么了,我们还要赶往机场去吧!」此时,美霞惊恐地看着我说,「对不起,黄生,我想合约定是留在公司里,不约……我……马上赶回公司去取过来吧!」客人听吧,摇摇头地站起来说,「黄先生,我们实在真的很赶时间,这样吧,或许下次我们有机会再合作的吧!」说罢,众人便随随地离开了酒店餐厅。
  我呆坐在椅上,就是只差这一步,公司这年最大额的生意便这样告吹了,怒火已开始中烧,美霞知道理了大亏,吓得全身正颤抖着地看着我「黄生,我…………」
  我没有作声,我怒目地瞄了她一眼,跟?#27431;呷欢?#33258;离座而去,美霞回到公司后,众同事立时上前向美霞说着「黄生回来后,在你桌上发现了那份合约,立时像发了疯般撕毁后,便不发一言地进了房内,美霞,你真是大意,这?#20262;?#25105;们也给你累?#20234;耍?#24819;着以后我们也会没有好日子过的吧!」美霞默言不语地呆站着,只见她战战兢兢地朝到我的房?#27431;?#21521;,门叩响了,美霞进了入来,冷不防,仍盛怒着的我猛然拿着桌上的物件向她掟着。
  我气呼呼地说,「这次公司因你而损失了过佰万利润的生意,我会把所?#24615;?#20219;都全算到你身上,你马上给我滚,日后就等着收我的律师信吧!」美霞呆站着地红着眼,「黄生,你……可否……给个机会让我补救,我试试再联络客人,?#32431;?#33021;否说服他们改变初衷的吧!」未待我的发怒,美霞已急急地退出了我的房间里去,我气得倚在大班椅上呼着气。
  已到差?#27426;?#19979;班时份,我正要离开公司之际,我赫然发觉美霞仍在办公?#26469;?#24537;着,我正要上前再发难,美霞看到气沖沖的我,急忙站起来说着「黄生,我刚和客户通?#35828;?#35805;,我恳求他给我们公司一?#20301;?#20250;,对方初步答应了,但要我们明日下午之前带同合约亲身飞到上海给他们签署,否则他们下午又要离开往别处而去!」我听罢马上刻不容缓地致电定着即时机票,这次定要不容有失,美?#25216;?#29366;,急忙向我说「黄生,我要为这次的过失负上责任,这次就让我?#40644;?#38543;?#26657;?#25105;定必把此事处理妥当!」我的怒气仍未全消,我向她说,「这次就算顺利签约,回来过后,你也不用再上班了!」我拿着重新整理的合约仔细翻阅一遍,晚饭过后,跟着回?#19968;还?#34915;服后便朝到机场而去,美霞已在机场等待着我。
  我警告她,「这次签约如搅不妥的话,我定必向你追究到底!」美霞无言地点着头,?#20234;?#38543;即入闸步上飞机而去,到了上海,已?#24039;?#22812;时份,我们先要找个地方捱上一个晚上,明早才到客人约定的地方见面签约,我随意找间普通旅馆给美霞渡宿,而我则在约定地方附近?#20234;?#19968;间五星级酒店来入住。
  整夜,美霞为着合约的事而无法入睡,想着假如没法顺利签署合约的话,自己便会受到公司的追讨损失,那时真的不知怎算才好,辗转反侧般才捱到早上,已经早上六时,美霞反正不能入睡,倒不如早点出外走走,零可早些到达预约地方等着也好的吧。
  到了预约的地点,美霞百无了赖地等着,已经九时了,我也准时到达了目的地,远处已看到客人们正在餐厅内吃着早餐。
  我看到门外正等待着的美霞,跟着冷冷地向她说着,「你还是待在这里,我不想你再?#20301;?#25105;大事,一会儿你自己返回香港便可,记着,你不用再回公司,因你已被公司解僱了吧!」美霞正一脸焦急的模样地向我说着,「黄生,请等一会,你先听我说………」我懒理她,随即便步进餐厅之内。
  和客人打个招呼后,我?#27426;?#35828;着抱歉说话,寒暄过后,合约已放在桌上,客人正要大笔一挥之时,突然,桌上的合约瞬间被人抢去,我惊惶未定,赫然发觉抢去合约的人正是美霞。
  只见她正朝着餐厅门外跑去,我登时怒不可遏,我二话不说便追到出外。
  远处的美霞正疯狂地奔跑着,我边追着,边后悔带着这个再次令我损失惨重的人,追到了,我一?#32622;?#21147;推着美霞,美霞便像滚地葫芦般跌在地上,合约也跌到她身旁的不远之处。
  我愤然给了美霞一记重重耳光,「你这天刹的定是疯了,我?#21543;?#21040;底亏欠了你什么?今生总是给你缠着不放……」我已像发了疯一般的狂骂着美霞,美霞正?#39318;?#27882;的坐在地上的默言不语任由我骂着。
  良久,我也骂得倦了,我索性也坐在地上,脑内正一片混乱之际,这时,身旁的美霞缓缓地递着手机给我看。
  「黄生,你先?#32431;?#36825;个!」
  手机上正播着?#27426;?#24433;片,影片中不就正是刚才的客人们在餐厅内的情境,我细心聆听着他们的对话。
  「昨天还以为计划便要告吹,估?#22351;?#37027;呆子还真的找得上我们,一如以往,我们只需付上定金便可得到整批货物,待收到货物后,我们再贱价变卖,那时呆子想再找到我们也难的吧!」另一客人也跟着说,?#36214;?#30528;今?#20301;?#29289;的金额是那么大,利润相信倒也不少,哈,哈,哈,估?#22351;?#36825;财神居然会自己从香港送到上门来,想落还真是有趣得很!」我看罢影片,登时呆了一呆,再看着眼前刚才被我粗暴对待着的美霞,?#36824;?#24378;烈的歉意?#19997;?#27491;涌到?#32784;?#20043;上。
  美霞正按着手臂?#27426;喜?#30528;,想必是刚才跌到时撞伤了,粉面上仍留着我的掌痕,眼角仍在?#39318;?#27882;,?#19997;蹋?#25105;真的不知要向她说些什么才好。
  「美………霞……」
  估?#22351;?#36825;时我居然难於向美霞启齿,?#20234;?#20173;坐在地上待了一会。
  终於,我鼓起最大的勇气向美霞说,「美………霞……,对…对不起!」这时,美霞不发一言便取回电话站了起来,跟着头也不回便离开了,只剩下我仍呆呆的在坐在地上,美霞独自回到旅馆,正?#24613;?#25910;拾细软便要离开上海,这时,我也到了旅馆之处,我站在美霞的房间门外。
  「怎么办呢?美霞,我知是我的?#27426;裕?#20294;……我也估?#22351;?#20182;们居然是一群骗子………」我正在房门前正喃喃自语之际,突然房门正打开着,美霞正要从房内走出离去。
  「美霞……」
  ?#20234;?#31449;着地对望着,美霞正要强行而过,我一把推着美霞回到房内关上了门,随即紧紧地拥吻着她,美霞?#27426;?#25379;扎地打着我,口唇正被咬着,我痛极而叫着出来,我放开了美霞,美霞正一面泪眼的呆看着我。
  此际美霞一面羞涩地低着头,手正按着面上仍红着的掌痕位置,我不禁把手伸出摸着。
  「美霞,对不起,我知是我错怪了你,这?#20301;?#26159;全靠你,我才没有上了那些骗子的当,告诉我,你要我怎样的做,才肯原谅我这个鲁莽的人?」美霞仍是默言不语,
  「怎么样,还痛不痛?」
  ?#39029;?#35797;尽力继续逗回美霞,「啊,我还真是呢,和你共事了多年,还是头一趟这样认真地看?#25293;悖?#21407;来美霞你是长得这样的美!」美霞听罢,面上更羞涩得正不自?#22351;?#27867;起着红霞,但见美霞咀角正微微地跷着起来。
  「啊,你笑了,笑就代表已原谅了我的吧!」
  美霞泪眼地斜斜抬头看着我,突然,美霞一个上前的就把我紧抱着,?#20234;?#21363;时便疯狂地互相拥吻着起来,已?#35828;?#24202;边,?#20234;?#24050;跌在床上,两人正吻得难舍难离似的。
  我按着美霞的肩膀,肩上的衣带正被我缓缓地拉着下来,上?#20081;?#24320;始翻着下来,背后胸罩扣亦被解开,一双完美而充满弹性的乳房已呈现在我眼前,美霞羞得别过了面,紧随着身下的长裙和内裤亦被?#39029;?#19979;而去。
  我也快速地和美霞看齐,二人此际已肌肤紧贴地在床上拥吻着,白哲的肌肤令我的手不住在美霞身上四处游走,我向?#25293;?#33016;前如花瓣般美的蓓蕾正猛力地吸吮下去。
  美霞搔得?#27426;吓?#21160;着身子,口中?#27426;?#21457;着撩?#35828;?#21627;吟叫声,手底正抚摸着美霞身下卷曲发丝之处,手指正探在两腿尽头之间,唇肉正被我轻轻的翻弄着,美霞被撩得双腿也微微地向外张开,阴户里已开始流着大量晶莹剔透的爱液。
  我开始压在美霞身上,二人下身正配合地各自?#33216;唬?#25105;吻着美霞的粉颈,手指亦搓弄着顶上蓓蕾,冠顶已碰?#27431;?#21069;,我握着硬物轻轻上下摆动地扫着,唇肉已被扫得挤开,湿润的?#32431;?#20196;冠顶已陷入缝内,美霞像也已等不及待,下身也轻轻地配合地摆动着。
  这时,我紧抱着美霞,深深地吻在她微张着的小咀,下身同时向前一倾,「呀……」美霞吻着的咀被这一刺登时弄得发出一声闷?#23567;?br />  温暖而紧窄的通道正包裹着我整根硬物,进出的动作令二人忘却之前的不快,小床随着二人冲击的动作正发着依依声响,看着美霞面上仍未消散的掌痕,我内心不禁又再泛起怜悯之情,晃动着的双胸,微张着的小咀,娇媚的一双眼神,身下正是一个刚令我避过受骗一刧的女下属,?#19997;?#26356;正以身体满足着我的欲望,我再次深深地吻在她的小咀之上。
  我?#27426;?#22320;继续地摇晃着美霞,这时,我感到通道正有点抽搐的感觉,呻吟声开始强烈,美霞突然肉紧地紧抱着我,急促的呼吸令我知她已到达昇华之地,我继续我的?#28902;蹋?#27963;塞仍在猛烈地运行着,我瞄着身下那进出之处,缝门四周已被抽插得呈现一片红色,?#26044;?#27491;像小咀般猛然?#28108;?#30528;我的肉棒。
  射意已现,速度也正在?#28044;歟?#31361;然泄精的快感令到肉棒?#27426;?#22312;洞内颤抖着,美霞体内已尽数把我的体液装载着,肉棒已开始软了下来,慢慢地正?#29992;?#38686;体内滑出,紧随大量的白液正?#21451;?#32541;之中流着出来,二人已正?#34987;?#20102;,双双拥着而躺在床上,?#19997;?#25105;再没?#24615;?#22791;之情,?#27426;?#32654;霞有着感激之意。
  回到香港,美霞已不再是我的下属,因我早说过她已被我解僱,但实际上,我从此却要对她要言听计从,因为,她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个不可分离的爱侣了。


?#23601;輟?br />